李世民对魏征的评价-唐太宗对魏征的评价是怎样的

一天,唐太宗得到一只雄健俊逸的鹞子,他让鹞子在自己的手臂上跳来跳去,赏玩得高兴时,魏征进来了。

这一切早被魏征看到,他禀报公事时故意喋喋不休,拖延时间。

只找到这一件算是。

唐高祖爱好酒色,昏庸无能,只是凭藉周、隋贵族的身分,616年,得为太原留守。他起兵取关中,建立唐朝,主要依靠唐太宗的谋略和战功,他本人並无创业的才干,连做个守成的中等君主也是不成的。任太原留守时,和隋晋阳宫副监裴寂非常亲宻。裴寂是佞人,私送宫女给他,和他通晝夜赌博飲酒。他过着荒淫生活,根本不理会太原城外的战事,当然更不曾要反隋自做皇帝。唐太宗和晋阳令刘文静积极准备起兵,通过裴寂去劝说。起兵之后,裴寂又送宫女五百人。作为行军统帅,居然收受这批官女,他的昏谬可以想见。他登上帝位,认为裴寂功劳最大,予以最高的信任,真正有功的刘文静,却被疑忌,后来借谋反罪名杀刘文静。用佞人,忌功臣,就是他治国的方针。同样,在帝位继承上,也是实行這个方针。他立长子李建成为太子,李建成爱好酒色畋猎,亲近睹徒恶霸,同他一样是个纨袴无赖子。他的第四子李元吉,尤其凶险。李建成、李元吉勾结宫中宠妃们,协力谋害唐太宗。他同意李建成等人心丑恶行为,可是当时战争还沒有停息,不便作最后的表示。通鑑说“上(唐高祖)每有寇盗,辄命世民讨之,事平之后,猜嫌益甚”。显然,他是憎恶唐太宗,想传帝位给李建成的。到了626年,唐朝统一的事业已经完成,李建成、李元吉活动益加紧,甚至用毒酒谋害唐太宗。唐高祖也将作最后的表示,苦于还没有找到加罪藉口。这时候唐朝的前途十分危险。唐太宗杀李建成、李元吉,对本身说来是必要的自卫,对国家说来是有利于大局的行动。唐太宗杀了李建成、李元吉,唐高祖无奈,只好让位,自称太上皇。他的宠臣裴寂等一伙佞人都失去实权。唐太宗斥责裴寂说,武德年间,货赂公行,纪纲察乱,都是你当权的缘故。不言而喻,自然还是唐高祖昏庸的缘故。唐太宗登帝位,唐朝才开始盛大起来。隋朝是唐太宗的一面宝鑑。隋朝的盛衰兴亡,给他深刻的印象。特别是农民大起义,使这个出身大贵族的雄豪子弟,不得不在事实面前,认识到劳动民众的巨大威力。得罪了民众,就像隋炀帝那样集全部权力于一身的皇帝,也难逃亡国杀身的后果。他认识到要巩固自己的统治权,就必须不得罪民众,这就是他取得贞观之治的根本原因,也是被称为英明的封建皇帝的根本原因。魏徵,唐朝贞观时宰相。先世原居钜鹿下曲阳(今河北晋县西),后迁居相州内黄(今河南内黄西),祖魏彦、父魏长贤均为史学家,二人致力于改撰《晋书》,终未能成书。魏徵少有大志,通贯书术。隋未农民起义爆发后,诡为道士,以避世乱。617年加入瓦岗起义军,为文学参军,掌书记。618年瓦岗军为王世充所败,他随李密投唐朝,任秘书丞,劝降据黎阳魏州瓦岗军余部。次年,在黎阳被夏国窦建德俘获,授任中书舍人。621年窦建德败灭后,他回长安,任太子洗马,劝太子李建成亲自领兵出征窦建德余部刘黑闼,以广结豪強,树立威信,为战胜企图争夺皇位的李世民积累政治资本。协助李建成战胜刘黑闼后,又多次为除掉李世民出谋划策。626年,玄武门之变后,李世民杀李建成,即位称帝,重其才能不计前嫌,任他为太子东宫詹事府主薄,谏议大夫。后历任给事中、尚书右丞、秘书监、侍中、太子太师、参预朝政(宰相),封郑国公。唐太宗纳谏唐太宗鼓励群臣犯颜直谏,魏徵在谏臣中尤为特出。魏徴敢于据理力争,即使引起唐太宗的盛怒,也还是神色不变,继续讲理。某次唐太宗退朝回宫中,发怒道“总有一天杀死这个乡下佬!”长孙皇后问杀谁。他说“魏徵常常当众侮辱我。”长孙皇后道贺说“魏徵忠直,正因为陛下是明主。”他听了怒气才平下去。他出身大贵族,在战阵上又是奋击无前的猛将,性格非常雄豪,自然忍受不得魏徵的直谏,可是他有一个最大的畏惧,就是怕亡国。魏徴看准这一点,往往引隋事作例证,使他忍气接受谏诤。他曾对群臣说“人家都说魏徴态度粗暴,我看起来却觉得更加柔媚。”这是因为他知道魏徴是帮助他避免亡国之祸的忠臣,谏诤愈益激切,正好证明爱朝廷的心情愈益真实。643年,魏徵病死,唐太宗大哭,说“人用铜作镜,可以正衣冠,用史做镜,可以见兴亡,用人作镜,可以知得失。魏徵死去,我丧失一面镜子了。”魏徵(580——643)魏徵的主要贡献在于:一,为初唐出现“贞观之治”局面多有贡献。魏徵以敢谏和善谏著称于世,时常用隋亡的教训提醒唐太宗重视民众力量,认为君好似舟,民好比水,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;要皇帝“居安思危,戒奢以俭”,“慎终如始”;让唐太宗兼听广纳,“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”,使下情得以上达;主张轻傜薄賦,使百姓能够生活下去;举贤任能,斥佞退邪,建立用人制度;力避任刑,坚持法制;偃武修文,少动干戈等等。任职期间,前后所奏二百余事,提出一系列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民族政策,为唐初的社会发展作出很大贡献。《魏郑公谏录》和《贞观政要》二书中,保存了他奏疏大部分内容。二,魏徵在文化方面也有一定的贡献。魏徵以家学渊源,为适应唐初统治的需要,总结前代经验,于贞观中主持修摆梁、陈、北齐、北周和隋五代史,其中《隋书》出力甚多,还亲自撰写序论。

643年,郑国公魏徵病逝,享年64岁。唐太宗亲自为他撰写碑文,亲书刻石。凌烟阁24名功臣画像,魏徴名列第四。

原文魏征状貌不逾中人,而有胆略,善回①人主意,每犯颜苦谏;或逢上②怒甚,征神色不移,上亦为霁③威。尝谒告④上冢,还,言语上曰:“人言陛下欲幸南山⑤,外皆严装⑥已毕,而竟不行,何也?”上笑曰:“初实有此心,畏卿嗔,故中辍⑦耳。”上尝得佳鹞,自臂⑧之,望见征来,匿怀中;征奏事固⑨久不已,鹞竟死怀中。译文魏征的样貌虽比不上一般人,却有胆识谋略,擅于说服劝谏别人。每逢冒犯君主威严当面直言规劝时;有时皇上非常生气,魏征却面不改色、若无其事,皇上也就息怒,不再发威了。魏征曾告假回家上坟,回来后对皇上说:“据说皇上打算去南山游玩,一切已经安排妥当、整装待发。现在居然又不去了,是什么原因呢?”皇上笑答:“起初确实有这样的打算,但是担心爱卿你责怪,所以就适可而止了。”皇上曾得到一只很好的鹞鹰,放在手臂上把玩,见到魏征前来,藏到怀中。魏征上奏故意久久不停,鹞鹰最终闷死在皇上怀中。

《李世民畏魏征》白话译文:魏征的样貌虽不超过一般人,却有胆识谋略,善于让皇帝回心转意。

有时遇到皇上特别生气,魏征却面不改色,皇上也就息怒。

但现在居然又不去了,是什么原因呢?”皇上笑答:“起初确实有这样的打算,但是担心爱卿你责怪,所以就半路停下了。

魏征上奏故意久久不停,鹞鹰最终闷死在皇上怀中。

扩展资料:该文出于《资治通鉴》唐纪九太宗文武大圣广孝皇帝上之中贞观二年(戊子、628)唐纪九唐太宗贞观二年(戊子,公元628年)文中的李世民:唐太宗李世民(599年-649年),唐朝第二位皇帝,名字取意“济世安民”,陇西成纪人,庙号太宗,谥号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,在位23年,享年50岁。

生于开皇十八年(599年),早年随父亲李渊进军长安于618年建立唐朝,他率部征战天下,为大唐统一立下汗马功劳,被封为秦王、天策上将。

如果李世民对魏徴又敬怕,我觉得他敬的是魏徵的人品,一心秉公,格致都在高处的人,李世民肯定会敬重。他怕,怕的是魏徴的直言,凡事魏徴都能坦陈意见,不迎奉,不阿谀,不做两面人。这个“怕”里正含着李世民的胸怀气度,也有魏徴的日月之心。一路辗转,魏徴到了李世民帐下,两人的第一次对话就充满了挑战。玄武门之变,李世民杀了魏徴的主人李建成。“你为什要挑拔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?”面对胜利者李世民的质问,魏徴直言相告:太子如果早听我的建议,哪有你今天什么事。这么掷地有声的问答,在那个云雨翻飞的时代,除了魏徴也没有谁了。直爽遇上大度,便是人间真情。李世民准备用这个人物。他当上皇帝后,立魏徴为尚书左丞,专门做为自己的高级参事。每遇大事,在拍板出招前,李世民都要问问魏徴。而且主动问了不算,魏徴还经常主动上谏。他发现哪里有问题,他就对哪里出意见,提对策。按照史书的记载,魏徴前后上谏二百多件事情,李世民照单全收。从这个角度看,除了李世民有这样的胸襟,历史上恐怕也没别人了。李世民对这么一个心系天下的人物自然高看一眼,心存敬意。但谁是肉身,李世民对魏徴也心多不爽。这个臣子太直了,不拐弯不说,还当面让李世民下不了台。在李世民钟爱的长乐公主出嫁这件事上,李世民接受其他大臣的建议,准备给双倍于永嘉长公主的嫁妆。魏徴却强烈反对,认为这是坏了规矩的事情。李世民非常生气,给长孙皇后说了这件事情。没想到长孙皇后给魏徴大大一个“赞”字——赏娟四百匹,钱四百缗,外加口头表扬。正因有了魏徴的春风,才有了李世民一期的春雨。所以,魏徵因真言大义而该敬,李世民因胸怀宽广而敬之。魏征因诚善而不怕直言,李世民因江山社稷而不怕纳谏。

本文标签:刘文静,鹞鹰,憋死,打算,雄健
转载声明:本文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,谢谢合作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: